一位党员的自白

发表时间:2020-03-03 15:27

当得知需要报送防疫先进典型材料时,我有些不自在。我只是一名普通老党员,力所能及的做了一些应该的、平凡的事,算不得什么先进,可组织要求,只能用粗糙的文字勉强勾勒所经历的点点滴滴。

时间回到年底。

新闻上开始若隐若现报道武汉出现不明肺炎。院领导便通知我,要协助组织和参与医院防控知识培训,及应急处置模拟演练。于是我一边笨拙的示范防护服的穿脱,一边扮演着武汉归来的发热患者。

大年三十,我值夜班,初一清晨赶回广元陪伴家人。此时,疫情已经愈来愈烈。领导、老师已经在一线忙的不可开交,我心急如焚,却只能在工作群里向他们频频请战:“我是党员,随时待命。”

犹记得初三那个年夜饭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打破了一家团圆。

“好!收到!明天早上八点,准时报道!”我抱着手机应承。

挂完电话,爸爸的筷子还没来得及放下,妈妈把脸转过一边,老婆在一旁给女儿夹菜,哥哥嫂嫂则怔着不言。

“那个,那个,明天我要去当志愿者了”,我嬉皮笑脸着,试图摆脱这份尴尬。

没人回答。

良久,哥哥说了一句:“弟弟,你要考虑好,现在疫情形势复杂。爸妈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…”

空气,一度很安静。

“哥,拜托你了。”

我端起酒杯,不敢去看他们,眼泪和酒,一饮而尽。

次日,我便组织院内第一支志愿者团队,并亲自奔波在我的“一线”:

高速卡点,我协助护理团队,认真检测每一辆车,每一位驾乘人员,严防输入性病例进入我县;

中药房、煎药室,我配合药房老师,悉心熬制每一锅预防中药,确保全县人民服上放心药、有效药;

院内预检分诊台,我服从体检中心安排,从清晨到黄昏,把守医院大门,坚决杜绝院内交叉感染;

普济派出所、三江派出所,我跟随院领导,分放中药到一线民警,并向他们宣讲疫情防控知识要点。

……

回到岗位后,我在保证日常工作正常运行的前提下,继续战斗在院内预检分诊台,并利用通讯稿、诗歌等形式,如《我院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预防培训及工作安排会》、《党旗飘扬 山河无恙》、《逆行的英雄》等作品,宣传在这次疫情中涌现的先进集体、个人及其典型事迹,树立他们的先锋模范形象,坚定了广大人民战胜疫情的信心。

整个疫情期间,我都一直战斗在前线,未曾回过一次家。每天就着泡面,准时一个电话,向家人报着平安,我还好。老婆不舒服,我找中巴给她带药回家;爸爸胃又疼了,我在手机上给他遥控处方;女儿抢过手机撒着娇,哭着叫“爸爸,我想你了。”我只能努力逗着她,然后含泪挂掉电话。这个时候,我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是“有家不能回”。哪个孩子不念父母,哪个父亲不想妻儿。可是,危难面前,能有什么办法呢?党和人民还需要我,没有了国,何谈有家。

03年,祖国保护了我。

08年,祖国保护了我。

这一次,我该站出来保护您了,

我的祖国,妈妈。